家具漆的发展方向

年多来,化工原料持续上涨,加上环保督察的升级,涂料企业感到压力山大。

相比之下,家具漆企业比家装漆企业的压力还要大一些。

今年年后,原料上涨仍在持续。家具漆产业链上,很多上、下游厂家都上涨了价格,以应对原料上涨的冲击,但中游的家具漆企业,有几家大企业仍按兵不动。

既主营家具漆,又主营家装漆的涂料企业,用家装漆的涨价,来缓解总成本的压力。

对于主营家具漆的企业来说,原料的上涨和持续的高位,带来的冲击相对更大。

在这种复杂而微妙的形势下,家具漆企业应该怎么求生存谋发展?

1、家具漆企业不敢涨价的最大顾虑是什么?为什么?

广东汇龙涂料有限公司董事长陈辉庭

陈辉庭:讲到涨价这个话题,过去的一年,尤其是10月份是最敏感的一个话题,原材料从2014年末到2015年末的一整年,在国庆前都在一个低位徘徊,2015年是涂料行业经销商最赚钱的黄金时期,我是这样认为。到了2016年春节后,原材料一直在往下跑,但是在10月份原材料爆炸式增长,从年初的1.4万猛涨到5万多,确实给我们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而且不仅价格高,还材料短缺,对于没有准备的人确实是吃了一个大亏。我知道当时展辰的陈冰董事长跟我说进到5.3万多的TDI,我们也进到5万多的TDI。这个周期由于TDI的涨价,企业一直都在低价位供应亏损的状态。

当时我们确实也承受了一些由于价格带来的压力,我们也做了涨价的调整,企业不能说长期亏损。对于汇龙来说,我们一直都没有用低价位去占市场。

主持人:施青林

施青林:陈总说了两点,第一从低谷一下爬上峰顶的速度非常快,第二自己以前没有走低价路线,所以有空间顶一段时间,但是不能顶多久,还是涨起来了。

展辰新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孙金平

孙金平:其实像产品的稳定性一样,产品的价格如果稳定,是大家都很希望的,如果价格频繁波动对大家都不好。今年上半年还是有很多品牌价格涨了,我们没有涨。没有涨是因为我们展辰这个品牌还是有一定的影响力,我们希望有一些担当吧。从去年到今年,作为我们的经销商,因为环保的改造等各方面的原因,都还是有一些压力的,都需要很多的付出,在这个时候我们认为我们应该尽最大能力去做,所以我们家具漆的价格没有涨。

 

施青林:孙总说他没涨价,然后说成是某种担当,为了维持市场秩序,但是我要是小涂料厂,恨孙总恐怕恨得要咬牙切齿。

 

孙金平:不会咬牙切齿,他会欢迎我来。其实这个时候不是涨不涨价的问题,我很担心的是恶性竞争,用不正当的手段去做一些扰乱市场的事情,最后的结果就是大家都不好做,行业里面都不好做,我是担心这个事情。

 

施青林:你们认为他说的对你们有利,就说有利,说不利就不利,说赞成就赞成,说反对就反对。

南通方鑫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路旭东

路旭东:涨不涨价我们确实要考虑两个因素,第一我们市场客户的接受能力和接受程度,第二我们企业自身承载的能力有多大。你只有做好这两点,你才能考虑这个压力自己能够消化多少。

涨不涨价的最大顾虑,第一担心客户流失,这是我们每个涂料厂、每个企业都会担心的问题,担心客户流失,担心客户满意度下降,信心不足,底子不够,这也是企业评价涨价和不涨价的最主要因素。

但是我说明我们这个行业有几个现象是值得重视的,第一个是我们家具这个行业竞争已经到了价格战非常激烈的程度。一个行业到了打价格战的时候,相对来说是竞争非常激烈的情况,第二个是我们这个行业目前来讲你的产品、服务同质化现象比较严重,你缺乏核心竞争力,你没有底气,也不够胆去涨价,因为你涨价就有可能影响到客户的流失。

这一点我觉得涨价和不涨价每个企业都会根据自身的考虑来做这件事情。也不存在孙总说的担当,也不担心涂料厂被骂的问题,每个企业根据自己的产品定位、客户定位,对原材料涨价你的消化吸收能力,然后你的市场、你的终端客户对你的信任度的问题。对于涨价我分享到这里,谢谢大家!

鹤山市君子兰涂料有限公司总经理肖广平

肖广平:首先我说一下题外话,说得严肃一点,一切不以利润为目标的企业经营活动都是不道德的。企业生产是要消耗很多社会资源的,一切不以利润为目的的经营活动,都是耍流氓。为什么呢?因为企业在经营过程中确实需要消耗掉大量的社会资源、大量的自然资源、大量的人力资源,如果在这个过程中你没有产生利润,用利润来驱动你这个行业未来的发展,我相信你一定是在犯罪。

当上游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的时候,我们的价格涨不涨,我们自己能消化多少,要看客户能接受多少。不涨是担心客户流失,客户不接受。但为了企业的生存和发展,合理的利润一定要保持。在不得不涨的时候,也要坚决把价格涨起来。

佛山市顺德区鸿昌涂料公司营销总经理曾晋

曾晋:刚才孙总也谈到了涨价的问题,实际上对于我们中小企业来说是非常难受的。展辰说因为他是老大,他有很多消化能力,一个是价格本身比较高,第二个他在供应链有话语权,这一点是我们中小企业没法比的。

实际上我们对于涨价,我们很怕失去客户,第二很怕失去市场。从我们的角度来说,肯定大家都愿意涨价,但是没办法,只有跟在他们后面走,而且不敢迈出一步,一迈出的话我们就可能失去很多东西。

因此对于这个涨价的问题,从我们中小企业来说,实际上我们有几个方面要去消化这些成本的涨价。

第一个是供应链,我们要选择一些优质的原料供应商或者是一些有性价比的产品,来消化我们这个成本,这是最直接的。

第二个是配方的优化,这个非常重要。我们要降低成本,从产品上做到性价比比较优、比较好,才能够在市场上竞争。

第三个是生产环节,现在要精益生产,我们要能够有一些“机器换人”,我们涂料有一个特点,多品种、小批量,我们就要做减法,把一些专业产品作为一个通用的产品,能够做到小品种、大批量,这样能够优化我们的生产运作成本。

通过这样几个方面,我们能够消化3到5个百分点,这样对我们企业的生存即使不涨价也能够消化一点,能够在这个市场中形成一定的市场,能够给客户创造一些效益。

 

施青林: 4位涂料企业都对这个问题说了一点自己的看法,陈总说顶了一段时间,后来顶不住了,涨了,孙总的意思现在还没涨,我们撑得住,肖总的意思是综合考量,别流失客户,不得不涨也要涨,曾总的隐私是挖潜,路总,你现在是隔岸观火,还是也投身其中?

 

路旭东:在座各位大佬和企业都是我的忠实客户,很多企业都合作了很多很多年。我想在这边讨论涨价不涨价之前,想跟大家分享一个段子。有一个专业做白色家居的老板,去年的时候听说钛白粉要涨价,早期囤了一点货,听说今年钛白粉涨了很多倍,他就问油漆厂的采购员,说白色家具漆现在涨了多少,采购员就跟老板汇报,白底漆涨5毛钱,白面漆涨了1.5元,家具厂的老板想着不对啊,涨了这么多,这个家具漆怎么才涨这么一点点,这些涂料厂早期是不是赚了我很多钱,是不是早期涂料利润真的很高啊。这个段子是不是真的我们没必要讨论,但是至少说明一点,现在我们这个材料确实在涨价,但是我们树脂也好,还是涂料也好,涨价的幅度相比上述的一些材料,它的涨价幅度还是比较小。在这中间,我觉得很多的企业有一些是担心客户不接受涨价,或者说担心这个涨价客户流失,跑到同行那里去了,我想个担忧更多是因为我们的产品目前同质化竞争比较激烈,目前这个产能还是过剩。

作为我们涂料上游企业树脂企业来说,相对来说这个压力会比涂料企业要好一点。为什么?因为我们做树脂,价格当中90%是原材料成本,再加上其他的一些费用,可能我们树脂企业的利润真的是非常低。遇到原材料涨价的时候,我们相对于涂料企业会涨得比较快。也许我的原料今天涨了,明天我树脂可能就会涨价。但是我知道我们的涂料企业很多不可能今天树脂涨价了,明天油漆就涨价。我们作为树脂企业来说,也能够同情涂料企业上涨的时候所带来的压力。对于树脂企业来说,我们相对来说还是喜欢涨价。为什么喜欢涨价?现在都是买涨不买跌,涨的时候下游订货越多,跌的时候,今天跌一百,明天可能跌得更多,越跌越不想买,价格越涨涂料企业越想买,因为他想把成本尽可能控制住。

 

施青林:两个行业不同,大家可能听得出来,树脂行业本来利润就薄,所以没有顶一顶的可能性,材料一涨就跟着动了,也就随行就市,涨也就涨川了,而涂料行业利润相对比树脂行业好一点,有一点可能顶一顶的空间,而且也希望能够给自己的经销商担当担当,所以孙总说担当是给经销商担当,当孙总的经销商是幸福的。但是小企业就怕你孙总,你赶紧涨,我们也跟着涨一涨,你还让不让人活了。当家具漆企业扛不住、顶不住的时候,猛地一下涨起来,客户、经销商都会感觉到你的压力非常猛。我们大概有10年左右没涨价,但是2016年忽然涨起来了,上次涨价还是2014年,接着就10年没动静,去年猛地一下就涨起来了。

2、不管原料是涨还是不涨,企业的目标都是利润增长。如果2017化工原料在高位持续下去,请问家具漆企业要采取什么措施,来缓解原料上涨的成本压力,并实现增长目标呢?

 

陈辉庭:确实今年相对来说,除了钛白粉还在持续地涨。其实去年10月份我在国外回来前已经做了大量的安排,我把今年钛白粉补了很多次货,因为钛白粉我认为这种不可再生资源,属于从采矿到加工过程都属于高度污染的行业。所以我们从去年就做了大量的储备,可以说下半年我们的库存很多。

最近有一些材料在回落,像溶剂类的在回落,可是做树脂、苯酐类的还是在涨。市场为什么除了钛白粉以外没涨起来?其实今年除了年初有一段小高峰,到5月份家具漆整个行业大的环境也不算太理想。可能由于去年涨价的因素,很多市场做了大量的储备,今年一季度可能都在消化的过程。

刚才我上来之前,陈冰董事长走过来跟我聊天,他说陈总,我听说你们今年增长很厉害。是的,我们不但涨了价,1到4月份汇龙增长37%,这个增幅还是蛮大的。很多人说不敢涨价,怕涨价丢掉了市场,我认为一个企业虽然说产品同质化严重,我认为还是一定有差异的,从产品到服务到全程的立体营销,只要你的基础打得好、做得好,跟你服务的对象是什么对象,你只是针对中低档的、中小型的木制品生产企业,你就很担心涨价的压力,包括我们在座的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这些非国标的大量产品,中小型、小规模的小厂到处做劣质产品,可能在低端的市场对我们会有一个冲击。

刚才我说到了我们服务的对象一直都是大中型企业,相对来说我们的压力就小。今年1到4月份,我们的家具漆增长37%。

 

施青林:两招,一招人家看清趋势囤了原材料,第二人家的客户群体比较高端,所以涨价影响不大,这是我归纳解读陈总的两个点。我们想听一听孙总的意见。

 

孙金平:我们今天听朱教授的报告,我觉得也给了我们一个启发,把我们的产品人格化,也就是说模式的改造也能解决当下的困境问题。目前我们企业只能从横向和纵向来考虑。从纵向来说,我们更多地和我们的供应商多互动,多形成战略合作,信息和以前不一样,需要了解得更多一些,像陈总说的那样,对一些材料的识别和囤积可能要更多考虑一些,从管理上、从产品差异化上,我们展辰要稀释和淡化我们的产品压力,同时与我们的渠道商把他的相关工作效益更进一步提高。这个关键的时候我们要勤劳,我们对未来原材料情况不一定很清楚,我们也不能够掌控,所以通过纵向的方式来缓解和消化一部分,这是其一。其实光通过纵向解决不了问题,最重要的还有横向。横向要加大份额、加多市场。尤其今年我们对海外市场做了很多的考虑,通过这种方式和方法,虽然我们的利润相对值在下降,但是利润的绝对值还好,通过这个来解决。

 

施青林:大企业有大企业的特点,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总有其他地方能够补回来,空间周旋的余地非常大,就算是家具漆损失一些利润,但是我还有工业漆,我还有出口,有应对之策,总体说今年业绩完成还是有希望的。陈总说了人家第一季度增长37%,展辰第一季度家具漆增长30%,这都是很惊人的销售业绩。肖总和曾总二位如何在高位原材料价格下,实现今年销量的增长任务?

 

肖广平: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企业发展过程中创造利润必须有道,不能在原材料涨价、市场竞争比较激烈的时候以次充好,以假乱真,比如我们君子兰在很多公开场合都向我们的客户和用户承诺,我们一定会严格按照国家对产品的要求,比如重金属含量超标、比如违禁有毒有害物质严厉禁止使用。

在这种情况下,怎么样像施老师说的,我们怎么能够保持利润增长和销量增加呢?君子兰有以下几个措施,

第一个是目前情况下,尤其环保要求非常严格,在发展非常快的情况下,我们加强产品转型和产品升级,包括曾总说的配方优化。君子兰在家具漆企业UV和水性这几年的发展确实取得了一点点成绩。每个品类来讲原材料的涨价,并不是每个材料都像钛白粉涨得那么高,在产品的转型升级尤其在环保产品的转型升级方面,我们君子兰会继续加强力度、加强开发的投入。

第二个是我们也会加强跟上游原材料供应商、供应链的一些深入合作,我们不仅给下级客户,也要跟上级供应商风雨共担,阳光共享。涨价的时候是涨,但是一定不是百分之百地转嫁到下游客户上来。这一点我们也会加强与供应链的深度沟通和交流。

第三个就像刚刚孙总讲的,家具漆也在内部管理、优化,包括管理效率、生产效率、服务效率,其实我认为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和提升空间。涂料行业坦言说,作为家具漆生产企业,目前来讲还是比较粗放,还没达到精细化管理,这一块相对来说企业也还有内部挖潜空间。当然我们通过向下游的客户,就像孙总讲的,怎么样从事销量的增长弥补到单位利润率的下降,我相信君子兰通过这3点措施,在目前的这个市场环境下,我们第一季度还是比较可观,虽然没有孙总那么高歌猛进,但是我们也在比较稳健地发展。

 

施青林:透露一下有多少?

 

肖广平:20%多。

 

曾晋:几位老总谈了他们的思路和方法,对于我们中型企业来说还是两个方面。

第一个是加强营销技术的服务。在终端市场把我们的服务能力做好,能够帮助我们的下游企业增加新的价值,使他的涂装效果达到更好,比如说环保使他们的产品价值能够升值,这样我们也好做了。

第二个是产品品质以及在某一些专业领域我们做一些差异化,能够把这个产品做到一个很好的性价比。比如说环保升级的情况下,很多人搞静电喷涂,这是很有市场的,而且下游企业采用“机器代人”,而且能够节省成本,而且对环保升级有好处,尤其在环保升级的景点静电喷涂、机器人喷涂,不同的方式对产品性能要求是不一样的。我们以普通喷涂产品来适应这个市场,很多它是达不到的。

我们从这两个方面可以消化成本的增加,因为我们没有能力像孙总说的,他们那么大的企业有很多的资本可以囤原材料,这样可以在一段时间内再消化,像去年涨价最大的TDI,很多企业知道涨价了,有的可能升半年都没问题,有的固化剂不涨价也能够和你拼,但是作为中小企业是做不到的。比如陈总说的钛白粉,他的白漆就可以有优势,我可以不涨价,而且我质量也好,中小型企业是没办法比拟的。

第三个,为什么现在涂料行业说了那么多年,所谓真正要淘汰一些小企业,而总是淘汰不了呢?一些小的企业他可以寄生,很多东西通过寄生的方法,能够产品要多低价有多低价,实际上是他牺牲了环保。我们所谓的这些产品尤其是溶剂都是环保的,固化剂现在市场上10块钱、11块钱都有,这样的话如果以低价去竞争,对一些规范化的企业那是没办法去做的。因此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我们也要能够对人体的身体健康,做一个有责任心的企业。这个方面也还是只有通过产品性价比的提高、转型升级和提升服务来保持我们量的增长。

施青林:路总,刚才他们都说到当原材料涨价的时候,总要跟上游供应商“勾兑勾兑”,说是深度合作,实际上就是跟你谈,你能不能帮我们背一点。遇到这种情况,你说说吧。

 

路旭东:其实原材料涨价,我也是承担的。针对传统产品,2017年不要说利润增长,我想有大的量的增长,2017年在整个行业来说我觉得很难,个别企业有可能,但是整个行业来说难度还是比较大。我认为如果做好以下三点,我觉得还是有可能。

第一个是提升自己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这个核心竞争力不是体现在价格战上,比如说你10块,我9.8块,而是说现在你的产品是不是有产品特性,你的产品稳定性和优质服务怎么样。打一个比方,方鑫公司是过得最大的PE树脂制造企业,很多我们的同行都在模仿我们企业,模仿现有的一些产品,但是我们一直走在前面,我们针对市场的一些要求,打一个比方,我们现在做白底一直困扰着大家的开裂问题很多企业都遇到,基本上每个企业都遇到,我们针对市场上的一些反馈信息,我们针对这个市场的一些问题,开发了一些市场上到目前为止独有的,可以去解决目前白底防开裂的PE树脂,这样就比别人先走一步,这样的产品我们在市场上就有定价权。这个产品开发出来以后,市场上受关注很高,也导致我们一段时间内这个产品造成缺货,我的同行竞争对手他没有这个产品,那么下游企业他只能来找我,只能用我的产品来解决这个问题。用了我这个产品,他的树脂含量可能降低5%甚至8%他都不开裂,这就是我的产品特性。

第二个是加大产品的研发力度。我觉得现在我们的竞争越白热化阶段,更要加大产品的研发力度。这个研发是我们针对市场需求,开发迎合市场的东西。我们要想增加,知道展辰在投入工业漆,我们现在做醇酸树脂,我们的客户说你们PE树脂做好就行了,不用做别的东西。我们想PE树脂这个量的增长幅度是有限的,我们要快速增长必须开发新的产品和开发新的市场。我们有现有的客户为什么不做其他的树脂?我们的研发别比别人差,我的销售不比别人差,哪怕我突破0,我卖1吨也是增长。相对于传统的原有产品来说,我就是增长。这既是量的增长,也是利润的增长。

第三个是人才队伍的建设。一个企业的快速发展离不开公司内部每个岗位人才的贡献。我们公司不断加大人才的投入,建设能够符合我们企业内部核心价值观、能够跟随我们企业共同成长发展的人才。我觉得如果把这三点做好了,这个企业肯定有发展的空间。

 

施青林:路总从他的角度谈了一下,我简单概括一下,他们几位都谈到了这样一个点,当原材料价格压力过来的时候,面对的就是我要加强研发、加强挖潜,让我的企业综合竞争力和服务更好,确保我对客户的服务质量、产品质量。但是都说了,我不能不涨价。也就是说,该涨的时候一定要涨,而且借着这个机会涨就涨了,要有勇气。这个时候虽然可能会冒一点风险,可能会失去客户,但是我涨起来了,我可以保证产品质量,我没走那条偏路,把配方换一换,质量下跌了。这个是他们普遍的一个共识,也是今天能够在这个会场上之所以能够到这儿来,我们几位都是反对走偏路的,主张走正路的,而且到了这个时候一定要顶着压力该涨就涨,但是要确保质量。

 

3、今年,中央环保督察的规格在升级,频率在增加。如果环保继续严下去,而替代溶剂型油漆的水性、UV、粉末等环保家具漆的全面爆发还没有到来,请问这段过渡期,家具漆企业应该如何在增长中渡过?

陈辉庭:其实陆总是我们好的合作伙伴,在水性树脂要真正多下工夫。中国的市场有别于其他国家,要么不来,要么很快。国家从去年广东环保风暴到今年最近山东、河北一带刮风暴比广东去年更盛,要来的话会很快,因为各个省的官员都怕自己为了环保“丢饭碗”。我们其实也在加大转型的力度,我们有一个去年刚刚落成的三千多平方米的模具生产车间,水性喷涂、红外线干照等等全部都有,我们也是加大环保产品的转型力度,包括我们二期投入的生产全部都是水性生产车间,我们也会逐步向UV水性环保产品转型,而不仅仅是生产,从生产到研发到终端的推广我们都在加大力度。我们预测不仅仅是深圳,到北京、到上海,这种风暴会来得很快。如果不转型、不升级,未来是很难过的。

 

施青林:还在加大投入在研发、在实验环保型的产品。

 

孙金平:我们要谈的其实是对市场的满足,谈环保国家都不让你做了,你还做什么,我们的企业大家都在做的其实最核心的还是对市场的满足。

目前集团的5月份数据没出来,截至到4月份集团公司增长了31%,其中UV水性增长了1倍,112%,这是4月份的数据。UV水性我们过去比较早,其实行业布局也比较早,十来年都在布局,我们真正重视是在5年前,因为今天的问题来自于昨天对问题的思考方式,目前作为我们集团来说,有几个点想向各位领导汇报一下。通过我们集团三年的思考和摸索,我们做了很多的准备工作。

第一个是展辰目前非常高明,包括我们的老板和管理层都非常开明。我举一个例子,我们的八大生产基地,包括深圳、上海、北京、青岛、成都、福州、东莞和珠海没有一个总经理姓陈,我姓孙,我是集团总裁,我觉得它是一个开放和开明的体现。

第二个是我们集团公司3年来在推行KPI绩效考核市场化,什么概念呢?我们不是一个老板,我们都是老板,我们从市场上找效益,市场就是我们的“钱袋子”,我们整个集团3年来都在做这个事儿。

第三个是这几年我们推三个导向,客户导向、产品导向和服务导向,究其实质就是以市场为核心。展辰第二,市场第一,我们要围绕市场来思考我们所有的事情和行为,不要说我们是第一品牌、我们牛,我们在市场里面什么都不算,我们对市场的解读更重要。我们觉得未来市场可能往两个极端去走,一个是全部定制,一个是电商化。我们的产品、技术和供应正往这两个方面转型和准备。

 

施青林:你已经把展辰的战略都暴露了。

 

孙金平:没有问题,这些都要经得起市场的检验。就目前来说,年初我们做了集团的三年规划,我们这个想法和信心,定了一个目标是三年翻一番,2017年是第一年。我们敢提出来,也是想接受行业前辈和市场的检验,也许我们能够做到,也许我们有差距,但是这不怕,我们在成长和学习的路上。我确实非常感谢大家对展辰的关心,包括展辰人多年的努力。就目前来说我还是非常有信心解决今年销售目标的问题。大家都知道今年有环保核查及尤其在河北市场还是有一些严厉的,我们知道有很多服务的家具厂基本关门,我的理解我只能顺应国家的管控,国家的管控肯定未来是好的,阶段性可能有一点点损失,对我们目标达成有一点不顺畅,但是没有关系,目标定完了我们围绕目标去做,我们今年还是有信心的,三年翻一番,非常有信心朝这个目标去冲。

 

肖广平:其实对于环保的这个话题,我认为能够引起目前不仅是涂料行业,整个中国的重视,我认为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因为确实关系到国家未来的发展,如果人连健康都没有了,钱再多有什么用,一个国家连环境都没有了,也就没有未来的发展。确实一个国家也好,一个企业也好,在发展的过程中一定会为环保买单,现在我认为重视还不够。对于君子兰来说,我们从2009年就提炼出我们的一个品牌理念:传承生态美。实际上就是说我们要在环保、在生态、在家居这一块我们要做什么工作。今年我们的研发产品方向是无环保无未来、无环保不研发。刚才孙总也说了,UV水性是很多企业在10年前就已经在做这方面的技术研发和技术储备,君子兰在这方面也是10年前就做一些基础研发工作。确实通过这些多年的沉淀和这么多年的努力,确实我们在UV水性目前也取得比较好的发展。对于施老师提的问题,前天中国涂装协会孙会长也讲到这个事儿,环保重要,但是不能把我们溶剂型涂料“妖魔化”。我认为这个观点是值得我们去讨论的,包括现在我认为家装UV水性尽管这几年发展很快,但是占到20%的企业不多,溶剂型涂料仍然占据70%到80%的份额,这是目前的现状。我认为只有走过今天,才能看到明天。在这方面君子兰一定会加强对环保涂料的研发方向,但是我们也还会在溶剂型涂料的环保方面进行技术革新,溶剂型企业依然还有环保和不环保之分,在一些有毒有害物质的严格限用方面我们依然会去做这些工作。对于君子兰来说,我们确实要练好我们的内功,加强我们的产品研发,结合我们对市场的理解,在这方面既要有未来,也要脚踏实地。谢谢大家!

 

曾晋:环保是大势所趋,我们一定会顺势而为,这是必须的。现在对于所谓的环保油漆,大家谈到水性和UV,尤其2000年我们水性就开始研发和做产品。但是说实话,中型企业在推广的过程中遇到很大的阻力,不像大企业,中小型推广确实很难。我们的产品很多,也做了不少,但是推广还是比较难。再一个,大家谈到了溶剂型涂料,我个人认为,往后的10年甚至15年,还会很长一段时间内存在。我们怎么办呢?实际上是把我们现有的产品怎么样做好环保,我们如何能够提高固体含量,使这个产品做得更好,这实际上是我们在现有阶段必须做的,而且一定要花工夫去做的事情。实际上环保的升级和环保的风暴也给了我们涂料企业一个机遇,第一个产品转型升级我认为是最重要的。现在我们下游家具企业都在改环保,“机器代人”,采用一些静电喷涂、辊涂、机械手喷涂,淘汰小的家具厂,使大的家具能够适应这个产品,我们的企业就会走得更远,实际上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油性产品实际上很长一段时间还是会存在,关键是我们把它做得更有特色,做得更好,也能够适应市场的发展。

酯溶性羟基改性三元氯醋树脂新品系列

MVAF

特性:

酯溶性羟基改性三元氯醋树脂新品MVAF是白色粉末、酯溶性、溶液无色透明;优异的溶剂释放性、成膜性、展色性、分散性和润湿性;并且MVAF对颜料有优异的分散性,与PET有良好的附着力,能完全取代进口产品。

 

选自中国涂料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